一個土爐子擱在房門外的走廊上

作者和妻子,住在一棟陳舊的木樓裏,沒有廚房,一個土爐子擱在房門外的走廊上,就那麼敞著燒飯。折磨作者多年的錯案被糾正以後,他妻子的舊友來訪, 作者在一種恍若隔世的喜悅裏,包下所有炊煮的工作,以便妻子能夠與她那些“被人為屏障隔離多年”的老友歡暢地敘舊。屋子裏,笑語晏晏;屋外走廊上,作者揮 汗主炊。他先把水壺放在那個生了火的爐子上,再到樓下水管那兒洗菜淘米。洗畢上樓,驚見走廊上濃煙滾滾,異味刺鼻,爐子那兒,躥起了幾尺高的火焰,地板上 全是火,作者拼了老命撲過去滅火。火熄了以後,他冷靜地清理“災場”,以紗布包紮被火舌燎傷的手臂,再換上件長袖羊毛衫,然後,若無其事地繼續炊煮,全沒 驚動屋裏的人。
煮好了,他便帶著極為自然的笑容,把飯菜擺在餐桌上,讓她們高高興興地享用。作者在文末寫道:“一晃十來年,除我自己以外,誰也不知道當時那濃煙、 那大火、那面臨的巨大危險;誰也不知道我怎樣用水去澆、用濕菜去撲打,怎樣把一竹箕的米全扣在火焰上;誰也不知道房裏的歡笑和房外的火險,只不過隔著一扇 薄薄的木門……”
作者這種“把災難與危險擋在門外,把安樂留給女人”的“男人”心態,深深地感動了我,我認為:這也正是夫妻情臻於最高境界的圓滿表現。
未熟的夫妻情,像煙花,瑰麗璀璨地大閃大亮,然而,才短短一陣子,那炫目的色彩,便奄奄一息化成一堆灰黑的煙燼;它亦像火裏的紙,脆弱不堪,火舌輕輕舔了舔,便灰飛煙滅。
成熟的夫妻情,像火裏的鋼,愈燒愈堅。
んうういえ
judsiosa
juideerのblog
おいええ
もうぃえ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