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身不由己的許你來世掃眉發雪。

一庭水榭,曼妙成一種接受生活錘煉的痕跡,卷珠在尋思念行的夙願;曼妙成一種攜手,在晦暗與睿智的人生榭月徘徊。什麼是心存感激,我在庭宛月下卷寫前世的緣分,終究清醒,你是我前世的恩人,讓我在今生用一種固然的獨舞感恩你十指織成溫柔的撫慰,如一庭水榭的綰正,讓我身不由己的許你來世掃眉發雪。
春,是個多情的季節,看桃花嫵媚也會牽痛我的心眉。關於桃花,我更喜歡那花瓣落下的躚飛,哪怕如流星般短暫流溢,依然覺得最美。花瓣落在地上,深吻著泥土的氣吸,不離不棄,沉澱一生的幽香,恒古成時光的回憶。
憑欄憶了誰,纖陌予了誰,弦,旋在我的年華,如夢,亦如流水;天涯別了誰,浮雨忘了誰,詩,濕在我的衣襟,如心,心如止水。
智者,善於舒心,愚者,善於偽心,用什麼樣的方式享受生命的過程,每個人都不可避免的讓靈魂成為自己的舞者。什麼適合你,對於誰而言並沒有意義,不必刻意的去惋惜,不必牽強的去留戀,心靜不靜,都與方式無關。其實,我不是智者,也不是愚者,可是,如果我什麼都不是,那舞者又是什麼。
看不清春暖花開的隨意,亦如看不清海子的心。詩人,總會在深夜裏浪漫,把春天寫成桃花不渡人,渡滄桑。不知道海子是不是在夜裏面朝大海,得之淡然,失之坦然,隨意一句春暖花開便氤氳成千萬學子的風景。轉身吧,春暖了,花一定會開。
淺淺的文字,深深的情愫,溫暖了寂寞,幸福著渡塵。月色黃昏,美好著我此刻正常的思維,我伏案繾筆,夜深了也不知疲憊。我瘋狂著去咀嚼無比鉛重的詩書,忘記了夜,不再是昨天的夜。
每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的一花一世界,沒有看到你的花,又怎能鮮活我的世界。曾經的沉淪,曾經的悲傷,曾經那些枯紙砌文在多少個日夜腐朽氾濫,而我卻無動於衷。我遮罩了空間,限制了好友,荒涼著自己的日誌在空間角落敗落數年。回眸經年,什麼人更該值得我去珍惜和感謝。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