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的一人走在橋山之上

 我開始坐臥不寧起來,忽然我想到了就在家鄉不遠的北方,有著我們華夏祖先軒轅的紀念之地。於是我想著何不趁著今天去看看祖先,說不定會在祖先的英靈中尋覓得什麼治療心靈苦澀和疼痛的良藥。說來不是我自豪,在我的家鄉也有一位和軒轅皇帝同時代的聖人叫倉頡。傳說中是華夏文字的始祖,是軒轅黃帝的史官。不過今天我就想去拜謁軒轅黃帝,儘管那裏我已經去過無數次了,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想去的心情特別的迫切。於是我起了床,吃了幾口早點。這裏我要說的是,平日裏我已經習慣了從不吃早點,可今天我要駕車走七八十公里的山路,所以覺得補充點能量還是很有必要的。這不是和誰賭氣的問題,這也算是對自我生命的一種尊重。
  出了我們縣城我一直向北,算是輕車熟路,也算是一路順利。兩個多小時我就到了黃帝陵。可能是冬天的緣故,作為旅遊的聖地,今天儘管天氣很好,可是遊人還是特別的少。不過我不在乎,反倒覺得這樣更好。沒有人叨擾,靜靜的一人走在橋山之上,說不定不經意間會治癒了我心靈的苦澀和疼痛。因為是旅遊的淡季,所以門票的價格也打折二分之一。我花了五十塊錢買了票就開始順石階而上。去年我來過一回,不過那次是在盛夏,遊人很多,所以我們覺得有什麼費勁兒的就登到了山門口。可今天似乎不一樣了。雖說我在下邊已經做了半天的深呼吸,也覺得自己準備好了,可每攀登幾個石階,就開始有些氣喘吁吁了。加上我脖子上掛著兩公斤多的攝影裝備,所以就顯得更有些吃不消的感覺。
  我走走停停,不過我心裏想,就是在困難,我也是不會放棄的奶粉價錢。因為我今天不是來遊山玩水,我是來拜謁祖先軒轅黃帝,我是渴望用他的神氣來撫平我心靈一次又一次被傷害的大血口子。最後我總算是來到了山門前。看著氣勢恢宏的黃帝陵山門,我不由回憶起當年的一個小情景來。現在說起來也該有三十年的歷史了。當時的黃帝陵和現在不能同言而語。儘管黃土下都是埋葬著華夏的祖先,可是給人的感官印象還是有些小巫見大巫了。那時候別說我已經十八九歲了,可我還真的是第一次知道軒轅黃帝就在離我們家鄉不遠的這個地方。當時省城的表叔經常要去黃陵縣拉煤,總是要從我們縣路過。又一次大概也是數九寒天,他問我去不去看看黃帝陵呢。那時候我好奇,對什麼都感興趣。有這樣的機會,我怎麼可能放棄呢。於是我就和表叔去數學補習
了。
  當年從家鄉到黃帝陵的路很不好走,是山路,也是土路。我們從家鄉走的時候大概是淩晨三點多鐘,可到了黃帝陵前已經是早晨八點半鐘了。那時候不像現在,出門的保暖做的很好。什麼羽絨衣,什麼保暖內衣,反正在家和在外邊幾乎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可當時不行,儘管我穿著厚厚的棉衣,可是下了那大卡車還是凍的瑟瑟縮縮的。當時的黃帝陵廟宇可沒有現在這樣的排場。當時因為是天剛亮,我們來到廟宇門口織髮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