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我們已萬水千山

那些日子,即使用千言萬語也不能形容我們愛的有多深,即使用再好的彩筆也渲染不出我們愛的有多真。記得無數次想像著如果你是風,我就是雨,不分何時何地,我們風雨不相棄。記得無數回為你笑,為你牽腸而掛肚,不管何年何月,你的笑,你的苦,就是我的笑,我的苦。記得無數天,我囑咐夜半的鐘聲一再叮嚀,不論今昔明昔,一定要早睡早起,我們才能一切安好。
        花開花落,雲卷雲舒,8年的時光如白駒過隙,成熟間你蛻去了當初青澀的模樣,感覺也褪卻了我在你心中的記憶。我常常一個人問自己,是不是愛你越深,就痛的越深。假如我們只是兩條平行路上的旅人,你就不會是我遇到最美的風景,假如我無屑你的風景,就不會幸福著你的幸福,假如你不曾在那個冬日的黃昏悻悻告訴我,你將為人妻,我就不會在那個冬天身心俱冷,也無法體會愛你越深,痛就越深。
        我是真的很愛你,很在乎你,所以愛越深,痛越深,怨也深,曾經你用藤條編織的柳環最終戴上了誰的髮髻、夜已未央,繁華落盡,你依偎著誰長眠不起,誰又捅著你沉沉睡去。月上柳梢,燈火闌珊處,縱使我驀然回首千回萬回,你蒼涼了誰的等待。你說來生不可及,說好了就要今生一起走,而我的掌心倘有你繞指的溫柔,可餘生牽你手的人不是我。你說我不離,你定不棄,我站在三生石上看千帆過盡,不知何年何月才是你的歸期。終究石未爛,終究海未涸,誰又把當初的誓言丟到風裏reenex

        我也曾嘗試著不再想你,不再念你,不要再聽到關於你的任何消息,可我的嘗試是徒勞的,原來想你念你已是我生活的習慣,睜開眼,你在我心裏,閉上眼,你在我心裏,當你數日不曾經過我的眼簾,我便一次次在人海中搜索你的身影,希望你還站在我們曾經的地方,我要緊緊的抱著你,再也不放你的手,把我的幸福全交給你。又或幾日未曾得到你的訊息,我便將不安種在心頭,怕你孤單,怕你委屈。我想要你知道,我是真的很在乎你,就像明明知道接下來日子不可以再愛你,卻總是在不經意間把你想起,就像飛蛾撲火一般,知道不歸路上會有銘心刻骨的痛,還是依然飛奔而去,或許飛蛾就是我,自從愛上光,我就向你飛,你不悔,我就不累。雖然你已不再是風兒,我也不再是沙,再纏綿也到不了天涯,縱使你揚起漫天的紅塵將我的雙眼迷失,我要告訴你,我在心裏依然明瞭,我今生最愛的人是你,對你的愛,今生不改,reenex hong kong來世不渝。
       我要你相信,縱使我們已萬水千山,我對你的感情依然初衷不改,不會因為你的離去而讓我停止不想你,我說過,你是風,我就是雨,縱使不能與你風風雨雨,我會先把眼淚藏在雲裏,等歲月承載不了相思Reenex 好唔好,抑或是你的回心轉意,我會將所有的相思化作滿天的雨滴留給你,我要讓你明白,世間有一段路,要兩個人一起牽手走過,叫執子之手。有一種愛要兩個人呵護,叫心有靈犀。同樣有一份情,註定要等候,叫做衣帶漸寬終不悔,若你不歸,我終不悔。





牛奶果你一定沒有聽說過

米線、麵條、包子、饅頭這些傳統的早餐在景東根本算不了什麼,豆湯米幹、花生米幹才是正宗的美食。用當地優質的大米做成卷粉,澆上石磨現磨並煮熟的花生汁或黃豆汁,再加上肉醬、蔥、薑、蒜、花椒、醬油、豆歧、油辣椒、小米辣,薄荷、韭菜根、芹菜末以及說不出名字的從大山裏采來的各種野生調料,再用檸檬夾夾碎一個新鮮檸檬,代替醋的檸檬汁順著夾子流到米幹上,用筷子輕輕一拌,吃一口,一股香、辣、酸、柔、鬆軟、可口而鮮甜的清香味便溢滿咽喉。吃完米幹還有店家免費提供的豆漿、海帶湯、刺五加湯等,任你喝個夠。
  吃過米幹後,迎著清晨的朝露,你不妨到老城中段的景東一中游覽一下景東孔廟,到大成殿漢白玉孔子塑像前虔誠膜拜一番,賞一賞文物,品一品古梅,半池前追思先賢,在蒼松、翠柏前留個影。仔細聆聽孔聖人的教悔,把孔聖人的偉大思想和景東人民創造歷史的勇氣銘刻於心間。
  牛奶果你一定沒有聽說過吧,一種如帶殼花生般大小,淡乳紅色、半透明、軟軟的的小果子,長於滕蔓之上。如有美女叫你摘給她,你一定要趕緊摘幾顆放到她的手心,這代表愛情。美女將牛奶果放入朱唇,皓齒輕輕一咬,乳汁般的果醬便填滿小口,淡淡的甜味雜著一絲糯意,笑容傾刻飛上眉梢。此時的你可隨她一同騎著小摩托去品嘗一杯哀牢山普洱茶,摩托最好自己騎,讓美女坐於身後,你只需拉兩次刹車,美女就會從後面摟住你、依偎著你,讓你體會到景東姑娘的純情與善良脫髮
  在景東的錦屏鎮邊有一個水庫,中間有一小島,帶上吃牛奶果的那個美女到島上說一說悄悄話吧,累了就讓水庫農家樂打幾條魚做個普洱酸筍燴魚,上一盤景東名菜“雞豆腐”,弄一盤景穀傣族牛撒撇,再來一盤墨江醃螞蚱,外加黃鱔燒茄子,素菜就弄涼拌摘耳根(魚腥草)、農家脆黃瓜條,刺五加煮雞蛋湯,蒸一鍋江城香軟米飯,打幾斤白酒,打個電話把哥們姐們叫上使勁地嗨私人補習

  景東人點完菜就開始嗨上了,當地話就是“整起”,整起就是喝酒,沒有上任何一道菜,每人面前放一個能盛二公兩的酒杯,桌中間放一個菜盆,把打來的白酒全部倒入盆中,盆中再上一把勺子,每個杯中一勺酒墊底,開始鬥地主,輸者加一勺,一個炸彈翻倍,如此類推,多數情況下八勺封項,許多人鬥一圈地主就要喝兩杯,菜還沒有上一盆酒就已見底,只能繼續倒酒,待到菜上齊酒已喝夠,便開始吃飯,如有不過癮的可以在菜上齊後要求繼續喝,大家也只能陪著熬下去。外來的兄弟一見這駕式一定嚇壞了吧,不要緊,美女會主動替你喝的,她已經吃了你摘的牛奶果就已經愛你了,她怎麼捨得讓你醉呢,如果有那位景東兄弟想嗆你一下逼你拼酒你也不要怕,你的那個她會替你去拼,她會一口氣連幹五杯白酒,逼退挑釁者,此時肯定無人敢拼,否則只能趴在桌下護髮產品



靜靜的一人走在橋山之上

 我開始坐臥不寧起來,忽然我想到了就在家鄉不遠的北方,有著我們華夏祖先軒轅的紀念之地。於是我想著何不趁著今天去看看祖先,說不定會在祖先的英靈中尋覓得什麼治療心靈苦澀和疼痛的良藥。說來不是我自豪,在我的家鄉也有一位和軒轅皇帝同時代的聖人叫倉頡。傳說中是華夏文字的始祖,是軒轅黃帝的史官。不過今天我就想去拜謁軒轅黃帝,儘管那裏我已經去過無數次了,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想去的心情特別的迫切。於是我起了床,吃了幾口早點。這裏我要說的是,平日裏我已經習慣了從不吃早點,可今天我要駕車走七八十公里的山路,所以覺得補充點能量還是很有必要的。這不是和誰賭氣的問題,這也算是對自我生命的一種尊重。
  出了我們縣城我一直向北,算是輕車熟路,也算是一路順利。兩個多小時我就到了黃帝陵。可能是冬天的緣故,作為旅遊的聖地,今天儘管天氣很好,可是遊人還是特別的少。不過我不在乎,反倒覺得這樣更好。沒有人叨擾,靜靜的一人走在橋山之上,說不定不經意間會治癒了我心靈的苦澀和疼痛。因為是旅遊的淡季,所以門票的價格也打折二分之一。我花了五十塊錢買了票就開始順石階而上。去年我來過一回,不過那次是在盛夏,遊人很多,所以我們覺得有什麼費勁兒的就登到了山門口。可今天似乎不一樣了。雖說我在下邊已經做了半天的深呼吸,也覺得自己準備好了,可每攀登幾個石階,就開始有些氣喘吁吁了。加上我脖子上掛著兩公斤多的攝影裝備,所以就顯得更有些吃不消的感覺。
  我走走停停,不過我心裏想,就是在困難,我也是不會放棄的奶粉價錢。因為我今天不是來遊山玩水,我是來拜謁祖先軒轅黃帝,我是渴望用他的神氣來撫平我心靈一次又一次被傷害的大血口子。最後我總算是來到了山門前。看著氣勢恢宏的黃帝陵山門,我不由回憶起當年的一個小情景來。現在說起來也該有三十年的歷史了。當時的黃帝陵和現在不能同言而語。儘管黃土下都是埋葬著華夏的祖先,可是給人的感官印象還是有些小巫見大巫了。那時候別說我已經十八九歲了,可我還真的是第一次知道軒轅黃帝就在離我們家鄉不遠的這個地方。當時省城的表叔經常要去黃陵縣拉煤,總是要從我們縣路過。又一次大概也是數九寒天,他問我去不去看看黃帝陵呢。那時候我好奇,對什麼都感興趣。有這樣的機會,我怎麼可能放棄呢。於是我就和表叔去數學補習
了。
  當年從家鄉到黃帝陵的路很不好走,是山路,也是土路。我們從家鄉走的時候大概是淩晨三點多鐘,可到了黃帝陵前已經是早晨八點半鐘了。那時候不像現在,出門的保暖做的很好。什麼羽絨衣,什麼保暖內衣,反正在家和在外邊幾乎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可當時不行,儘管我穿著厚厚的棉衣,可是下了那大卡車還是凍的瑟瑟縮縮的。當時的黃帝陵廟宇可沒有現在這樣的排場。當時因為是天剛亮,我們來到廟宇門口織髮



曆過一片落葉那樣

 南潯並不難尋。不過,比起周莊等地,南潯要安靜許多。我是第二次到南潯。第一次好像是零三年。十多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對於南潯,不過是短短一瞬。十多年,我的頭上平添了如許白髮,女兒從小學生已經走到了大學畢業,而南潯,好像不過是刮過一陣風,曆過一片落葉那樣,沒有絲毫的改變。
  不像周莊,過去的一個沈萬三,就讓今天的周莊,充滿了濃濃的商業味兒。南潯曾經擁有的富豪,比周莊多。最盛的時候,南潯幾大富戶的收入,相當於清政府一年的稅收。南潯人間對家產百萬以上的人諭之為象,五十萬到壹佰萬之間的稱之為牛,不足五十萬的叫小金狗。南潯有四象八牛,七十二只小金狗之稱。一個古老的小鎮,可謂是藏龍臥虎。開始看到四象八牛的稱呼,我以為走進了《紅樓夢》。路祭秦可卿的四王爺八公卿等,給我就是這樣的印象。及至後來看到了專門解釋,才明白四象八牛的含義。
  小橋流水人家,是江南古鎮共同的特色,南潯則不然。隱藏在一個個看似簡單門樓後面的,是中西結合的深宅大院,每一院子的設計建設,都極盡當時的豪奢。早在宋朝就有的南潯,在明代有過一次大大的輝煌。今天在鎮子東端的百間樓,便是明代建築的保留。據說隱居的明代禮部尚書董份定居在南潯,他的孫子與南潯白華樓主,嘉靖年間的進士茅坤的孫女結親,快要迎娶新娘時,茅坤家嫌董尚書家房子不夠寬敞,就讓媒人傳話:女方有一百個陪嫁的婢女,新郎家得準備住處。老尚書豪氣勃發,立馬造了一百間房子,號稱百間樓,安住新娘家的婢女。有錢人的遊戲就是這樣!
  當然,這是歷史,他們都沒有四象八牛的名頭。這樣的稱呼屬於後來,清末的上海開埠以後。當時大上海一共有九十一家絲行,百分之七十的經營者是南潯人。這樣的壟斷,不產生眾多的大富豪才怪。但是他們不坑蒙拐騙,而是有真正的品質保證。參加國際巴拿馬競賽,他們連人都沒有去,只是寄去了生絲料,金牌便寄到了南潯。這一份自信,對自家東西品質的自信,不得不令人嘆服。
  徜徉在百間樓之間,漫步在小河的兩岸,我既沉迷在美麗的景色之中,又免不了陷入深深的沉思。百間樓早過了百年,人生活過百年的能有幾人?再多的富貴再多的財產,終究不過是過客的享受。我停在路邊,詢問工作人員,百間樓裏居住的普通民眾中,還有沒有過去的主人?有兩位工作人員回答我。他們回答時的神情有點像是看外星人。“怎麼會有呢?這麼多年過去了。”窮不過五代,富不過三代的老話再一次印證。
  南潯的特產有姑嫂糕、潯蹄、桔紅糕等,好像沒有朱家角的豐盛。潯蹄,與萬山蹄、狀元蹄一樣,都是整只的豬蹄胖紅燒,看上去油滋滋的,煞是誘人。在那裏現吃是挺好的,買回來後就沒有了好味道,也沒有了好感覺。以前這樣的蠢事我不止一次地幹,現在不幹了。可是不幹歸不幹,想法依然有。姑嫂糕還有故事,講述的是姑嫂親如姐妹的傳說。過去的姑子精比較難玩,所以有一個好小姑不容易。“小姑賢”戲,就是為姑子精正名的一出。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