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歎,望穿輪回

陌上靜待,彼岸花開,驚豔了一水輕柔,碧波淺漾,輕吻了幾處扁舟。微風湖畔,是誰素衣拂袖,盈淡淡清香輕觸了一指盛世風流?隨後又昂首闊步而去V-Shape瘦面,伸 手折花叢裏最美的一朵曼珠沙華,輕輕攤放掌中細視,緋紅的脈絡藏滿了你最初的羞澀,我緩緩眸動一眼深情,於心中最純淨的地方靜賞你的絕代風華。然而一不小 心卻掰開了花莖,頓時倩影蒹葭,指尖微涼。這一世,難道註定與你如煙似夢的開始?
倘若曾有過淒涼的歎息,那是源於你的美我還不曾觸及。深歎,望穿輪回,尋罷前世,偏偏我不曾遇見你,未能與你刻寫一段古老的誓言。今生,仿佛是蒼天 憐憫,亦或是萬般慶倖,能夠與你在紅塵中俏然相遇。於是,我暗自在唐詩宋韻裏醞釀,想要找尋這塵世間最美最柔的語言,與你訴說纏綿。黃昏漸淡,我欲以流雲 為箋,借清風為墨,挽斜陽做筆,書一箋濃濃情愫。如若執筆,而今生你又是否願成為我筆下最美的詩行許智政醫生

來世願錯過繁華三千,只為前世的祈盼,只為今生能夠看你一眼。來世願捨棄如畫江山,只為前世的夙願,只為今生能夠繪你素顏。來世願輾轉紅塵之間,只為前世的良緣,只為今生能夠觸你心弦。來世願修身山寺禪院,只為前世的誓言,只為今生能夠與你天涯為伴許智政醫生


讓我身不由己的許你來世掃眉發雪。

一庭水榭,曼妙成一種接受生活錘煉的痕跡,卷珠在尋思念行的夙願;曼妙成一種攜手,在晦暗與睿智的人生榭月徘徊。什麼是心存感激,我在庭宛月下卷寫前世的緣分,終究清醒,你是我前世的恩人,讓我在今生用一種固然的獨舞感恩你十指織成溫柔的撫慰,如一庭水榭的綰正,讓我身不由己的許你來世掃眉發雪。
春,是個多情的季節,看桃花嫵媚也會牽痛我的心眉。關於桃花,我更喜歡那花瓣落下的躚飛,哪怕如流星般短暫流溢,依然覺得最美。花瓣落在地上,深吻著泥土的氣吸,不離不棄,沉澱一生的幽香,恒古成時光的回憶。
憑欄憶了誰,纖陌予了誰,弦,旋在我的年華,如夢,亦如流水;天涯別了誰,浮雨忘了誰,詩,濕在我的衣襟,如心,心如止水。
智者,善於舒心,愚者,善於偽心,用什麼樣的方式享受生命的過程,每個人都不可避免的讓靈魂成為自己的舞者。什麼適合你,對於誰而言並沒有意義,不必刻意的去惋惜,不必牽強的去留戀,心靜不靜,都與方式無關。其實,我不是智者,也不是愚者,可是,如果我什麼都不是,那舞者又是什麼。
看不清春暖花開的隨意,亦如看不清海子的心。詩人,總會在深夜裏浪漫,把春天寫成桃花不渡人,渡滄桑。不知道海子是不是在夜裏面朝大海,得之淡然,失之坦然,隨意一句春暖花開便氤氳成千萬學子的風景。轉身吧,春暖了,花一定會開。
淺淺的文字,深深的情愫,溫暖了寂寞,幸福著渡塵。月色黃昏,美好著我此刻正常的思維,我伏案繾筆,夜深了也不知疲憊。我瘋狂著去咀嚼無比鉛重的詩書,忘記了夜,不再是昨天的夜。
每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的一花一世界,沒有看到你的花,又怎能鮮活我的世界。曾經的沉淪,曾經的悲傷,曾經那些枯紙砌文在多少個日夜腐朽氾濫,而我卻無動於衷。我遮罩了空間,限制了好友,荒涼著自己的日誌在空間角落敗落數年。回眸經年,什麼人更該值得我去珍惜和感謝。

春雨打濕了你的輕盈

執含蓄的筆,蘸七彩的墨
描募著這個即將開始的季節
於是,耳蝸裏塞滿了大自然的天籟
眼前似仙境一般
春雨打濕了你的輕盈
就像醇綿的佳釀
迷醉了冷靜
--
你帶著和煦
眼裏噙滿江南的濕潤
將花摺傘女子的羞澀
印在桃花的臉龐
然後,你用溫情
挑逗小草的嫩綠
並帶著一聲鴿哨飛旋而過
向殘冬示威,向生命的蟄伏
宣告你的蒞臨,你芬芳的夢
托起那支得意的、蝴蝶一樣的風箏
扇動羽翼,遨遊碧空
--
你穿過秋天的黃昏
飛越楓葉飄落的森林
宣佈了冬的閉幕詞
手執那縷被嫩黃熏醉的餘寒
飄然而至,喜鵲用幾聲脆鳴

城市卻還是灰濛濛的

我們見面不太會聊書,比如這一次就聊了各自對於下半年的計畫,她說她最近在花橋看了房子,已經在存錢準備買房。“但還要上心理諮詢師的課,三天就要花去兩千,存錢真是不容易。”我們算是看著彼此從普通的上班族往作家的身份變身,即便可能有些人並不認同我們是“作家”,但存款的某部分來自於版稅這件事是版板上釘的。其實人生很多時候真的很講究機遇和運氣,這一點我們都非常認可。末了她問我:“還沒有打算定下來嗎?我看你還是到處在走。”
我以前覺得自己會在上海安定下來,但最近卻不這麼想了。我出國旅行告訴我國外的朋友們,上海是我最喜歡的城市,讓他們有機會一定要來玩。他們會問我,上海有什麼好玩的?我想了想也不知道怎麼回答,答“東方明珠”、“高樓大廈”?這些紐約巴黎倫敦或是迪拜也都有。唯一我喜歡的景點大概就是外灘了,但外灘也不算是屬於中國的東西,傳統的中國建築印記在這座城市裏已經很難找到。我好像不像以前那麼愛這座城市了,特別是從馬德里飛回上海那天,我從浦東機場打的回家,明明下過雨,城市卻還是灰濛濛的,空氣中依舊彌漫著化學試劑的刺鼻味道。我第一次,覺得這些高樓大廈並不那麼美麗mask house 好唔好

我說我下半年想要搬去伊斯坦布爾,大概會在那邊住上個半年。她問我為什麼要去,我回答在上海四年,已經失去探索這個城市的動力了。“我想搬去其他的城市,看看自己會不會想念上海,如果不會大概就不會再回來了,回來了大概也會想搬到別的城市去,靠海的城市,住在海邊一直是我想做的事,現在的工作狀態也沒有什麼非留在上海不可的理由;但如果因為想念上海而回來,以後就會安心待在上海,也許就會開始考慮安定下來的事吧。”meiya說我們之所以喜歡別處,是因為別處提供了一個我們逃避柴米油鹽和朝九晚五的可能性,“人都是這樣,活得不耐煩,卻又不想死mask house 好唔好。” 
我之所以想去伊斯坦布爾生活半年,除了想要逃避現今生活的迴圈以外,還與未來的打算有關。我曾考慮過要搬去國外去,但上一次的歐洲之行卻又讓我清晰意識到在國外生存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語言和文化差異外,物質成本高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我的朋友,在巴黎都找到當地的正式工作了,每個月賺得也不算少,卻還是住在十平米的小閣樓裏;我在巴黎的時候常常會問自己“如果放棄上海的一切來這裏過這樣的生活到底值得不值得”。還有在巴黎遇到的兩個小妹妹,都在巴黎上學,但說起對未來的計畫,都想要回國,“挺難的,一半以上的中國人除了做代購都沒什麼正經工作,但總不能做一輩子代購吧;而且現在其實奢侈品差價也越來越小了。”上海過幾年又要開自貿區,無疑對代購是近乎致命的打擊
mask house 面膜 好用



最敏感的那根心弦

總有一些相遇如流水逝去,總有一些緣份卻永久擱置成了心底的秘密。曾經那麼不小心,就將自己淹沒在紅塵的夢裏,曾經那麼不小心便被一個人觸動了自己最敏感的那根心弦,然而當流星滑落的刹那,最美的一切均已幻滅。
  總有一個故事成為了人生的過去,成為了人生書稿上一頁發黃了的記憶。那些曾經來過我們生命裏的人和那些曾經歷歷在目的情節,被永遠的埋在歲月的塵埃裏,不敢再去翻動,不敢再去觸摸。Gemstone jewelry
  人生就是不斷的在那些未知的風景裏穿過,有些人會深深的吸引了你,感動了你,讓你感慨讓你流淚,讓你微笑著記下這一切。有些風景會遙遠在你的身後,或許你會忍不住再回頭張望幾眼,卻無法將它們帶上遠行的路途。任何的人,任何的事,都會成為一個無法捕捉的過去,我們只能以安然的心態去坦然面對那些失落的遺憾。相信人生的海水會將許多的痕跡沖洗掉,忘不掉的只能沉澱在經年的心底。常常為了拒絕某種忽然來襲的痛感,往往會強迫自己去忘記一些東西。那是躲避傷害的一種方式嗎?那些迷茫的懷念也在你的心頭有過嗎?一段風花雪夜的故事,和那個陌生在時光裏的身影,卻帶走了我一生的微笑。
  看著一個人的背影終於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一切在時光咆哮的河流裏,又都回復了最初的平靜。有一種距離曾經知道是那麼艱難的無法跨越,故事的最終依然沒有勇氣去跨越它。為什麼那最初的甜蜜卻被寫成了一筆最終的悲傷?strollers
  靜靜的癡守在一空夜色的寧靜裏,那些被忽略和遺忘了的心情,有一天忽然如秋雨般淋過心頭,那種揪心的疼痛的感覺再一次從遙遠的心底被喚起。愛如煙花一樣美,燦爛到極致之後註定在一場無奈中凋謝,我不能左右,你也不能左右。
  總有一份生命的疼需要我們去承受,如果它不在你的人生中,那麼一定在你的愛情裏。曾經我是那麼想給你我一生的幸福,但始終無法在一段既定的距離裏抵達你。
yulong da8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