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暖心的情,總是一路同行

一生何求,只要有人知冷知暖,足夠!許多的愛不用說,用心感受;許多的情不用聽,時間證明。路過你的,只是一時癡迷;真愛你的,才會不離不棄。遇見不論早晚,真心才能相伴;朋友不論遠近,懂得才有溫暖。轟轟烈烈的,未必是真心;默默無聲的,未必是無心。
把一切交給時間,總會有答案。平淡中的相守,才最珍貴;簡單中的擁有,才最心安。一路走來,其實我們都在尋找一個可以說心裏話的人。
快樂有人分享,就會加倍;痛苦有人分擔,就會減半。無論何種心情,只要有人懂,就是最好的安慰。陪伴於無形,是心與心的對語;感動於無聲,是魂與魂的聆聽。互訴的是心聲,給予的是心疼;相通的是心靈,滋潤的是生命。感情,就是以心交心,以情暖情。
生命中,有的人在你眼前,不要忽視了有的人還在你身後。默默的付出,從來不求回報;靜靜的陪伴,從來不言不語。歡笑時的圍繞,不如落淚時的擁抱;得意時的追捧,不如失意時的依靠。不驚不擾的人,未必無情無義;轟轟烈烈的來,未必長長久久的守。(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最深沉的愛,總是默默無聲;最暖心的情,總是一路同行。那麼多的人走進生命,真正停留的能有幾個;那麼多的風景掠過眼前,真正記住的能有幾處。風景錯過了,可以再看;感情失去了,不可能重來。
緣聚緣散間,才知道相守很難;分分合合裏,才知道永遠很遠。將心比心,才有知心;以心暖心,才有恆心。守住心中的風景,才是最美;擁有不變的感情,才是最真。
愛,就是讓一個人住進另一個人心裏。簡單的,只有思念,只有掛牽;幸福的,偶爾甜蜜,偶爾傷感。無欲無求,無關風月,只因心已相連;無怨無悔,無關距離,只因情已刻骨。
愛到深處,是無言;情到濃時,是眷戀。不求彼此擁有,只願一生相守;不求海枯石爛,只願心靈相伴。最真的愛,是心靈深處的語言。 不是所有的愛都能擁有,彼此都在,就是最真的承諾;不是所有的情都能傾訴,彼此都懂,就是最好的感受。
默契不語,卻心靈相通;春去秋來,卻真情依然。沒在身邊,卻在心裏;沒有牽手,卻有掛牽。走進的是心靈,擁有的是感動。心的貼近,溫暖著飄零;情的真誠,呵護著生命。陽光暖在身上,真情暖在心上。
真正對你好的人,是不需要回報的。陪伴,無怨無悔;付出,全心全意。無論何時何地,以心作陪;無論天涯海角,以情相暖。瞭解生活中的負累,懂得偽裝後的堅強。無助時,賦予精神的支撐;流淚時,給予最真的心疼。寥寥數語,解開一個心結;簡單擁抱,溫暖一個生命。
世界上最溫暖的事,莫過於有人懂有人疼。微笑,因一個人而起;痛苦,因一個人而生。一次冷落,會悶悶不樂;一句想你,會倍感幸福。付出了所有,也心甘情願;失去了自我,也義無反顧。真正的在乎了,才會走進心裏;確實的淪陷了,才會情不自禁。愛的世界裏,從來沒有公平可比,只看你的心願不願意。只有真心,才有真情;只要珍惜,才有永恆!

蘸著雪色寫一段光陰小字

也許會很久,我都會在一紙墨裏寫下心裏的情旖,久到南國不花開許智政
,久到北國不下雪,都不會停歇我的愛,那染了雪的愛,是你的極致,是你的遙想,是你詩詞裏飲醉的篇章,香在雪飄,念在雪落,傾一地素白,旖旎你我靈魂的色。
當一抹純淨,搖曳出一個素白的天地時,春已在不遠慢慢回眸,等你用片片雪花串起一份精緻,為我戴上你真摯的愛,暖我心懷那潛藏的不安與濯濯的深情,春已在心底慢慢滋生。
當香在指尖流淌,當暖在愛裏蔓延,當念在風裏搖曳,當雪在銀碗裏盛滿,我就會用一顆純淨的心,攏一絲暖,寫幾行字,將紛雜與喧囂關在門外,只蘸著雪色寫一段光陰小字,落墨,琉璃.
春天,我棲息在桃蕊裏等你,桃色映紅了臉頰,露出了心思。夏天,我在青山秀水中等你,蓮荷為舟,素筆為槳,寫一首蒹葭,旖旎一心的天涯;秋天,以水為念,以月為媒,畫一幅長天,只為圓這場遇見。只有冬啊,我在一縷雪魂裏等你,染上它的靈氣,動感於天地之間。
雪,玲瓏,透徹,傳遞著人世間至真,至美,至純的意境,是開在冬裏的一朵潔白許智政,曼妙中生出的柔情是靈魂的暖色,素雅,淡然,明媚。念是長在心底的一樹琉璃,風月裏,搖曳的繾綣是幸福的綿長,是傾心的陪伴,是寂靜的歡喜。
此時,雪在廣袤的世界鋪了一層柔軟,拂袖,抖落的一地光陰,是我紙上的碎念,是我墨裏的暖香,是我忽聞你也正想我時的歡喜。雪,它掩蓋了喧囂,掩蓋 了浮華,卻掩蓋不了一縷塵念種下的葳蕤,正以慈悲的姿態,奔赴一場天涯的邀約,染了靈魂的香,傾了素白的念,貼近你的暖,在寂寂的紅塵裏,邀你一起靜待春 天許智政

生命中與我相似的你

感謝那個你與我暢談的夜晚,感謝那個你與我淺聊的路口。那時的我們並不熟識許智政,我說我從第一眼見你便覺得你與眾不同,我說我覺得我們有些相似,只是你比我少些迷茫,多些勇敢。我不知道你看到這句話是怎樣的表情,只記得你寥寥數字卻解開了藏在心裏多年的疑惑,只是寥寥數字,依舊是高冷的語氣,卻不是敷衍。我們(暫且用我們)談文學,談夢想,我慶倖卻又覺得失落,慶倖遇上你,遇上生命中與我相似的你,失落你我只是相似。
陌生人之間的關係大概才是這世間最穩定的關係,正如那夜許智政
,我們並不熟識,只是聊友,陌生的聊友,你我相距那麼遠,靈魂卻那麼近,很少遇到這樣的你,我覺得不知所措,你亦然。
要麼庸俗,要麼孤獨。性格兩面,你我為了褻瀆孤獨附和著生活的庸俗許智政,隱藏著他人眼中矯情的詩意。那種時候我們是沒有交集的,你人緣好,成績棒,身邊總是人潮擁擠。不起眼的我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裏,沒有喜怒亦沒有哀樂,只是會不經意間懷念。
我開始渴望與你偶遇,我成功了卻也絕望。那天早晨,天空那麼美,我快遲到了,很開心我遇到了你,期望一起踏著鈴聲走進教室,等來的確實你冰冷的背影,我沒有選擇追趕,畢竟我太平凡許智政



轟轟烈烈的幹一番事業

這是一個表達的時代,可我不想成為時代的表達者,我只想做那個靜靜的聽風者。塵世紛繁,面對塵世,總有太多的是是非非與無可奈何,每個人都想在這其中表達出屬於自己的世界,也許只有這樣,才能夠證明自己的價值和自己在這世間的存在。
自古以來,時代都是屬於有為者,無為者註定在時代中消失或淹沒,可那又有什麼呢?人赤裸裸的來,然後赤裸裸的走,不管是有為者還是無為者,最後的結果不都一樣嗎?重要的是選對自己的價值,許智政不是嗎?
有些人轟轟烈烈的幹一番事業,擁有了名利和地位,也有了屬於自己的家庭和幸福,有些人平平凡凡,做了一輩子,賺的錢也只是勉強度日,可他們也有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快樂。每個人來到這世公司註冊上,自有他的性情和使命,什麼性情成就什麼使命,不管什麼樣的人,總有一個角落將他擱置,總有一個使命等著他去完成,不管平凡亦或偉大。
而我只想成為大千世界裏平凡中的平凡,渺小中的渺小的聽風者,可以聽從靈魂的呼喚,靜閉眼睛,在那綠水青山之間聽風吹過的聲音,山的穩重,水的靈動,總是讓人不經意的露出微微的笑容
許智政a>

天上有我的記憶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喜歡上了抬頭看天。在空蕩無比的天空尋找它的無奇不有,尋找它的藍色,動人的顏色,說淡不淡,說濃不濃。世界上最廣闊的是天空,是海洋,而這兩種東西都集一種顏色於一身,——藍色。天空的藍,大海的藍,抬頭看天時,我很享受,因為天上有我的記憶,我的憂傷華洋坊好唔好

  “笨蛋;你又走神了。”劉文宣拿筆敲了敲我腦袋。

  “要你管……”我一邊說,一邊拿起書來讀。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聲音洪亮而富有感情許智政

  “笨蛋,你的書好像拿反了。”劉文宣又探過頭來,一副欠揍的樣子。

  劉文宣總是這樣,成天嘻嘻哈哈,沒心沒肺。總有講不完的笑話,總有讓她笑出大姨媽的笑點。不過有時候也會學我裝一下深沉。

  “今天怎麼了?不會又在想你的笨雞塗蘇芳吧?唉——一個笨雞,一個笨蛋,你們以後的孩子是不是笨雞蛋?哈哈……”

  劉文宣這句話讓我很不舒服,於是我用手“勾引”她,示意她靠近一點。

  “宣宣,其實有三個字我一直都想和你說,以前一直不好意思,現在不得不說了。”我假裝很認真的樣子。

  “哪三個字?快說,虧可你!”劉文宣湊過來,無比期待的樣子。我嘴巴貼近她耳朵,對她說:

  “滾遠點。”

  於是劉文宣那沙包一樣大的拳頭砸在我背上,我已經能夠聽到脊椎斷裂的聲音了華洋坊好唔好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